秦东陵特大文物被盗案今日开庭!揭开孟尝君“鸡鸣狗

发布日期:2019-08-01 06:33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文原标题:《秦东陵特大文物被盗案今日开庭!揭开孟尝君“鸡鸣狗盗”的历史谜团》

  7月31日上午9点55分,备受社会关注的秦东陵特大文物被盗案在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法院刑事法庭开庭,该案被告人之一张晓峰潜逃8年后终被抓获,被临潼区检察院以盗掘古墓葬罪依法提起公诉。(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该案公诉人、西安市临潼区检察院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丁永鸣(时任临潼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告诉《方圆》记者,“在值班律师的在场见证下,被告人张晓峰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检察机关综合考虑被告人认罪悔罪表现,依法向法院提出10-12年的量刑建议。”

  7月24日,《方圆》记者随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朱国峰在陵区内巡防,看到了“秦东陵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简介牌。简介牌显示:秦东陵发现于1986年,现探明有4座陵园,保护范围为24平方公里。记者在现场看到,有数十位戴着草帽、身穿蓝色马甲写有“陕西考古”字样的工作人员在忙碌。推着手推车的民工正在考古专家的带领下,掘土,运土。

  现场一位考古专家对记者介绍,现在,秦东陵的考古发掘发掘工作已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批复,预计整个考古发掘过程将持续5年时间,后期,此地将修建一座大型的博物馆,那个时候,这里将是另外一番新景象。

  2010年10月8日,秦东陵一号大墓被盗,震惊中外。在秦东陵特大文物被盗案中,共丢失了11件文物,在11件被盗文物中,其中漆木高足豆1件,高足豆底座3件,漆木简7件。

  专家考证,高足豆是一种盛器,用来放食物的,这是皇家贵族才能使用的器具。经陕西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漆木高足豆为国家一级珍贵文物;漆木高足豆底座、漆木简均为国家三级珍贵文物。(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副院长、秦汉史专家张仲立和商周秦汉专家张天恩两位研究员认为,最为珍贵的是,在漆木高足豆上,刻有19个字的铭文。这19个字一下子破解了诸多的历史谜团。在漆木高足豆上,刻有“八年相邦薛君造”。那么薛君是谁呢?通过专家解读得知,薛君即齐国人孟尝君,“战国四君子”之一。“八年”则指年号,为秦昭王八年。

  这些文物与一个历史典故有关,公元前299年,孟尝君得到秦昭王的聘书后,踌躇满志地带着“鸡鸣狗盗”等数百人马,去渭水边的秦都咸阳“为相”。求贤若渴的秦昭王与闻名遐迩的孟尝君,谈论六国之事,剖析天下之况,不谋而合,二人有相见恨晚之感。秦昭王给孟尝君下了正式聘相之书、相印等信物,孟尝君也给秦昭王带去了特产,还有特地制作的具有象征意义的漆木高足豆底座等礼物。(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这次被盗漆木豆上的铭文印证了齐国人孟尝君即薛君曾在秦昭王时在秦国任相邦的史实,此外,长期以来,一些历史学家认为相邦和丞相是一个官职,而高足豆上的铭文,则证明了这是两个官职。同时也明确了这座“亚”字型大墓的主人就是秦昭王,即秦始皇的曾祖父嬴稷,而一号陵园的另外一座亚字形大墓的墓主人则可能为秦昭王的姬妾唐太后。

  2010年10月8日,西安市临潼区文物局秦东陵文管所高海锋所长和同事姚晓庆、郝娟一起例行巡查时,发现一号陵园M1号墓地封土顶部一回填盗洞塌陷处有新填土的痕迹,同时现场还散落有多半截新钢锯条和一电话机电池扣板。很明显,这个地方刚刚被盗墓贼光顾过。

  离开现场之前,高海锋特意把那截钢锯条插在了新填土上,他要做一个记号。10月19日上午,高海锋发现那个锯条被人动过,锯条边有个明显的脚印;20日中午1点,他发现,锯条和那个脚印都不见了,地上是回填的新土。

  这回,高海锋看到了盗洞,盗洞总深约30米,开口呈70×50厘米,洞口下1米处有支撑,上面用装满土的编织袋堆积盖土掩饰,其中一个编织袋内装有粗细两条长约30米的线绳及菜刀、手套、通气用塑料软管。同时,在盗洞壁上发现一长30余米电线,其一头有插头一头有三孔插座,壁上还有两条通气软管,一头系有一鼓风机。

  从盗贼挖掘的盗洞看,这伙盗贼十分专业。后来,警方判断,这条巨型盗洞并不是盗贼一锹一铲挖出来的。盗贼里应该有爆破专家,他们运用“挤压爆破”技术,瞬间一次爆破成型。幸运的是,盗洞位于墓室的走廊方位,窃贼只是窃取了位于走廊的一些文物,并未进入主墓区。

  10月19日下午5点,高海锋向公安临潼分局斜口派出所报警,秦东陵被盗案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0年10月29日,一位勘察现场的民警捡到了一个团成球状的东西,这是一个白色塑料袋,沾满了泥巴。起初,民警不敢确定这个塑料袋是从现场提取的还是谁无意中掉进来的。

  大家找出取证时拍的现场照片和录像,反复比对,最后确认这袋子的确曾在现场。民警从塑料袋里,提取到一只揉成一团、已经尽是泥巴的小纸球。展开纸球,上面有“李改莉(化名)”的人名,还有出身年月日,地址写的是“礼泉”。

  民警调查得知,李改莉有一个情人,此人网名叫“发财多多”,线天左右,李改莉在医院看完病后,跑到齐新锋那去幽会,临走前把那只装CT的塑料袋忘在了他的住处。获得重要线索后,民警带着李改莉连夜赶往齐新锋住处并抓获了正在睡觉的齐新锋。(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在警方的讯问下,齐新锋供认了盗墓罪行。据其交待,2010年8月,被告人张晓峰伙同许德超、肖鹏飞、齐新锋、李全民、张力、武创政、李小军、“大海”(在逃)等人预谋对秦东陵实施盗掘。

  这个盗墓团伙成员分工明确:齐新锋负责电工,那只装CT的塑料袋就是他用来装电线提到盗洞的。钻盗洞的人进入墓穴需要氧气,而氧气要靠鼓风机往里吹风,给鼓风机通电的人,就是齐新锋。肖鹏飞“业务能力”过硬,负责盗墓行动现场指挥,每次盗洞也都由他钻;武创政是当地人,负责现场放哨把风;李小军负责用绳索往盗洞下放人、放工具;本案的幕后指使者叫许德超,是个文物贩子,这起违法盗窃活动由他“赞助”经费3万多元。盗墓时,许德超没在盗洞跟前,而是开着车在附近的公路上等着,用对讲机进行摇控。为了监督干活的人,避免他们私吞发掘出来的宝物,许德超从老家招来张力、李全民几个亲信给他帮忙。

  专案组民警于2010年11月5日到10日,抓获7名涉案嫌疑人,并赶赴徐州,将被盗11件文物悉数追回。(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1年6月16日,许德超、肖鹏飞、齐新锋、武创政、李全民、张力、李小军等人因犯盗掘古墓葬罪被西安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5年至15年,但其中负责电工的团伙成员张晓峰仍然潜逃。

  丁永鸣告诉《方圆》记者:审讯中,几名犯罪嫌疑人在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供述犯罪事实时均提到了一起参与盗掘秦东陵的团伙成员“小峰”,此人35岁左右,陕西口音,负责看护电瓶及电瓶连接的鼓风机,但是此人的具体姓名、住址,均没有人知道。

  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时任专案组侦查员的朱国峰也向记者介绍,盗墓团伙有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团伙成员之间多为陌生人,由幕后老板临时召集而来,团伙成员之间,彼此不暴露真实姓名、身份,作案分赃之后,即散伙分开,而且不再保持联系。由于无法锁定嫌疑人具体身份,办案机关追查嫌疑人出现了困难。但是,民警一直未曾放弃追查和抓捕“小峰”的工作。(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8年12月初,民警在入户走访时,发现一条线索,家住陕西省蓝田县普化镇的张晓峰与8年前参与盗掘秦东陵文物的“小峰”各方面的特征比较吻合,在报请市局主要领导后,民警立即着手做进一步调查,12月14日,公安机关依法对张晓峰传唤讯问。

  经过民警工作,张晓峰供述了自己伙同肖鹏飞、齐新锋、武创政盗掘秦东陵墓葬并畏罪潜逃的犯罪事实。据在监狱服刑的许德超、肖鹏飞指认,张晓峰就是8年前秦陵盗墓案的“漏网之鱼”。

  2018年12月15日,张晓峰被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14日经西安市临潼区检察院批准逮捕,1月15日由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执行逮捕。目前,秦东陵特大文物被盗案中9名犯罪嫌疑人中的8名已被判刑或逮捕,最后一名在逃犯罪嫌疑人“大海”正被警方缉捕中。

  关键词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